欢迎访问 久期信息网,民生信息阅读网站
首页 > 国际 > 正文

从事演艺工作长达16年的实力派演员 竟然还没有一套房子

最近,网剧《隐秘的角落》好评如潮,一位脸生但演技精湛的演员进入观众视野。

>他叫张颂文。

在《隐秘的角落》里,一出场,张颂文饰演的朱永平说着流利地道的粤语,叼着一支烟眉飞色舞地打牌,和牌友们大侃财运旺的秘密,边打牌边得意炫耀儿子成绩,言谈却明显暴露了平日对儿子缺乏关心

这一套行云流水般的3分多钟表演,举重若轻,瞬间撑起了一个饱满的父亲形象,令人拍案叫绝。

另外一场戏,女儿朱晶晶死后,妻子每天歇斯底里,朱永平也濒临崩溃,只有独自一人时才有机会显露出失去爱女的悲痛。

他去夜宵店打包,老板照常给了三份,想起女儿已经不在,本想默默丢掉一份,最后还是在座位上一个人吃起来。

让人心酸。

张颂文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,2004年出演广东本土情景喜剧《乘龙怪婿》正式出道,在演艺圈已经从业16年,参演过《兰心大剧院》等多部电影,以及《唐人街探案》等多部剧集。

2019年,张颂文参演了娄烨导演的电影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,才开始因为出色的演技被更多的人注意。

左四

不过,最近网友们从一部张颂文去年的访谈中发现,这位40多岁,从事演艺工作长达16年的实力派演员,竟然还没有一套房子。

张颂文在影视剧中多次成功塑造了中年危机的形象,不过张颂文对此表示,观众们看到的不是角色的中年危机,而是张颂文的中年危机。

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,四十多岁的张颂文在困惑什么呢?张颂文说,他相信在中国大部分40多岁的人应该拥有一套房产,而他属于那种40岁都没有一套房子的人。

要注意,他说的房产并不是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,而是他的老家湛江。

40多岁了,还在租房子住,张颂文说,这是他的一个焦虑,另外一个焦虑则来他的演戏工作。

张颂文解释,他的身份很光鲜——演员,但是他全年的工作,并没有像老百姓说的那样,一个月收入多少钱。“我们是这样,有戏拍就有收入,没有戏拍,对不起,一年没有收入。”

谈到自己的情况,张颂文坦言,可能细心地朋友能够注意到,他有的时候真的一年就拍一部戏,或是两年拍一部戏。

张颂文透露,现在拍戏已经好很多了,之前拍戏都是“打包价”。“什么是“打包价”?一个电视剧好比说30集,你想不想演这个角色?想,现在张三,打包价一万,你有什么竞争力,你只能接下一句说,我就九千呗。”

说到这里,张颂文表示这个行业非常的糟糕,糟糕到他想去劳动局告他们。“你怎么会想象得到,一个人工作四个月,就拿几千块钱。但是你可能会说,那你全年呢?全年对不起,就是这几千块钱,就是你全部的收入。”

张颂文这十几年来一直处于这种生活中,因此他表示自己非常焦虑,很痛苦。张颂文直言,当这种焦虑积攒到40岁的时候,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。

可能会有人认为,张颂文的情况在演艺圈是个个例。不过张颂文却表示,全国99.5的演员跟他的情况一模一样,顶多只有0.5%的演员叫做衣食无忧的。

对于他们这99.5%的演员,张颂文称,这类人每天工作时间在18个小时左右,收入极低,被人不停地压榨,就是这个样子。

“这个行业特别不健康,但是对不起,好像没有人关注我们这99.5的人,就拼命逮住那0.5%的人,不停地说他们代表了整个行业。”

像张颂文这样的演员,被称为“腰部演员”。所谓“腰部演员”,是指没有名气、流量、商业代言,片酬即构成个人全部收入的演员们。

与张颂文类似,蒋一铭是一位入行20年的老演员,2000年还在北京电影学院上学的他,就参演了第一部作品《大宅门》。

蒋一铭曾在15个月里没有拍过一部戏。没有戏拍,就没有收入,但蒋一铭还得还房贷,他没有和朋友借钱的习惯,只好去银行又贷了一笔。

王鹤润是一位新生代女演员,在她待业的4个月时间里,她曾跑了20多个剧组去一一试戏。机会少,王鹤润就不得不把自己的要求降低,那价格几乎是她刚入行时的数。

还有比王鹤润生存更艰难的演员。王鹤润合作过的一位话剧演员要在一部投资过亿的戏里演配角,但片方却给出了一个连“连温饱都解决不了”片酬,“现在好的演员真要不上价”。

刘帅是一名小有名气的演员,在大学时期就出演了首部作品《心碎急诊室》,随后进入娱乐圈。刘帅曾出演多部网剧男主角,并成为一名签约艺人。

不过在光鲜的演员外表下面,刘帅也不得不面对现实的窘迫——2019年的片酬收入不到10万元。再不拍戏就交不起房租了。”他说。

“可是你不知道,有很多角色,即使零片酬也有大把的演员愿意接,有时候你还在自我感觉良好,可能一转身这部戏就错过了。”刘帅无奈地表示,为了不错过机会,有时不赚钱也演。

根据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对内地、港澳台共计9481名演员的演艺生涯资料分析,2019年没有任何作品播出的演员占比,高达65.11%,有一部作品的为20.15%,能有5部及以上作品播出,能在观众面前频繁露脸的光鲜演员,在全部演员中占比只有不到1%。

对于演员来说,2019年全年没有作品播出,不仅是意味着一整年没有曝光量,其背后还可能反应出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工作邀约了。在这2019年没有任何影视作品的演员中,有超过6成的演员,距离他上一部作品的播出,已经超过了2年以上。

近年来,影视剧备案数量的下降,也在挤压底层演员的生存空间。2019年前三季度的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比2018年同期减少了27%。电影的数量也在减少。2019年上半年,在广电备案的电影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391部,减幅达到22.5%。

“ 范冰冰 不能代表演员,演员没大家想象的那么光鲜。”对于腰部演员的现状,导演于正曾表示,“行业开机率下滑,很多 腰部 演员一两年都没有戏拍。”于正说,实际上演员行业90%都是“腰部”演员,他们已经很久没戏拍了,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。

据《证券日报》报道,一位影视行业分析师表示,影视是二八定律极为突出的行业,80%的资源掌握在20%的人手中,绝大部分从业者处在产业链低端,他们没有选择权,更没有退路。

【来源:腾讯网】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向原创致敬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
http://dingyue.ws.126.net/ROviwuE8vlFc2UV3Dzld3m30a2C4KeaGKpaLeV2DbjUTb1593150562156.jpeg

本文标签:劳动局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7u8.com/guoji/gwkjqskjn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

上一篇: 猎豹移动:微软发布8月例行更新 Windows 10亦受影响
下一篇: 2019年北京市皮革工业学校招生简章

相关图文

热点话题

频道月排行

热门标签